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自媒体 >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2019-06-12 15:52


陽春三月,正是品茗論道的好時節。距離上海3小時車程的武夷山麓,藏著一家80后海歸女茶人用12年時間潛心打造的以特色茶文化為主題的被譽為“亞太最美民宿”的精致茶舍——“嘉葉山舍”。日前在此(福建省武夷山市福蓮生態茶庄園)舉行的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全國首家分館(武夷山分館)開館盛典,一時間成為這方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地——武夷山風景名勝區內最大的盛事,堪稱新老茶人致敬茶聖、再續茶緣、共話茶事、樂享茶情的茶界盛會。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分館開館儀式及揭牌儀式現場

那麼,從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到安居樂業的和平時期,當代茶聖吳覺農與滬閩兩地有著怎樣不解的茶緣?從2005年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總館在大上海百佛園落址到2019年分館由武夷山“福蓮嘉葉”首開,兩地茶業掌門人是基於怎樣的初心?從傳統到現代,從東方到西方,如何返本開新、集體發力,尋中華茶脈,求匠心之道,為茶正本清源,以展示中國的文化自信,推進全民飲茶?在傳統茶文化的差異與共性裡如何探尋契合當下的理想茶生活,尤其是海派茶文化與閩粵茶文化又將如何完成從“守”到“新”的完美融合與蛻變?帶著這些思考,在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致敬吳覺農先生誕辰122周年、逝世30周年之際,京滬閩茶學界泰斗、茶業掌門人與廣大茶人和愛茶人及各路智者賢達紛紛齊聚國內版小“京都”共同開啟一場茶文化的探尋之旅。

致敬茶聖“敢為先” 初心不忘續茶緣

在中國,至少有三位與茶有關的人物被當之無愧地譽以為聖者一一神農、陸羽和吳覺農。他們分別引領著源遠流長的中國茶葉文明歷史之進程的三個階段一-一茶的發現、茶的興盛和茶的現代化。而三位聖者所崇尚的茶人精神的共同之處便是“敢為人先、開拓創新、興我中華、造福世界”,特別是“敢為人先”在當代茶聖吳覺民身上體現得尤為顯著。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吳覺農,是我國著名的農學家、茶學家、教育家、社會活動家和愛國民主人士,現代茶葉事業復興和發展的奠基人,中國茶界的一面光輝旗幟。他生前曾為中國茶業作出了重大貢獻:1921年撰寫《茶樹原產地考》,首次權威論述了中國是茶樹的原產地﹔1921年撰寫《中國茶業改革方准》,首次提出振興華茶的改革方准﹔1931年編制了中國第一部出口茶檢驗標准——《出口茶葉檢驗標准》﹔1940年在復旦大學設立了中國第一個高等院校的茶葉專業科系﹔1942年在武夷山成立了中國第一個全國性的茶葉研究所﹔1949年創辦了新中國第一家國營專業公司中國茶葉公司﹔1949年自費出版了世界茶葉巨著《茶葉全書》中文版﹔1979年編著出版了中國第一部研究《茶經》的權威著作——《茶經述評》﹔1987年,首倡創建了中國第一家茶葉博物館——中國茶葉博物館。以當代茶聖吳覺農為代表的中國茶人展示了與以往中國傳統茶人不一樣的文化面貌,在其引領下中國茶葉文明開始全面進入現代化的進程和復興之路。

從吳覺農一生所創造的諸多“第一”不難發現,在復興中華茶業的漫漫長路上,他與上海和武夷山有著不解的茶緣。1937年我國最大的茶葉口岸——上海淪陷,茶葉生產、收購、銷售體系被打亂,令吳覺農感到,振興茶業必須造就大量的專業科技人才。於是1940年他在復旦大學設立茶葉專業系科,隨后在1941—1945年抗戰最關鍵的時期,攜家小來到武夷山,創建了中國第一個國家級茶葉科學研究所,以實業支援抗戰,亦為武夷茶注入了民族大義、家國情懷。

“吳覺農的諸多成就都在滬閩兩地創造,兩地茶文化也因他而名聲大噪!海派茶文化與閩粵茶文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影響力,吳老功不可沒!”1986年11月23日時任上海市茶葉學會原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的劉啟貴曾在《文匯報》撰文評價當代中國茶聖吳覺農。他首次在上海發出了贊揚當代茶聖吳覺農的聲音。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許四海和吳覺農之子吳甲選先生

為了更好的紀念吳覺農茶學思想、弘揚中華茶文化,中國著名鑒藏家、紫砂壺制作大師、茶文化專家、上海非物質文化遺產海派紫砂藝術傳承人、當代茶聖吳覺民紀念館總館館長許四海,積極發揚吳覺農“自覺悟”的茶人風骨,主動獻出私家園林——百佛園,並投入千萬元的個人巨資,從2005年開始,歷經14載不遺余力地支持紀念館及其升級版新館的建立,使其成為全國迄今唯一的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

隨后他又創造性地建成了包含遠古茶聖神農氏紀念館、古代茶聖陸羽紀念館、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在內的國內唯一的“一帶一路”中國茶聖博物館,以珍貴的文獻資料,配以茶文化相關茶具、茶器等展品貫穿起中國茶文化的歷史,充分發揮展陳水平和館藏優勢,使茶文化發展有跡可循,讓更多優秀館藏文物與觀眾見面,通過介紹古人思想、飲茶生活風貌的形式,推動茶文化的普及和發展,推廣和恢復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既填補了國內的空白,又使觀眾對“中國歷代茶聖”開創的茶文化有了更為立體的了解。它們以豐富多彩的文化內涵呈現出“一帶一路”的感官視覺,象征著中國茶葉走向世界之茶馬古道的延伸和發展。

正如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言:“吳覺農上海紀念館的建成,充分體現了中國茶人對當代茶聖的無限敬仰和緬懷之情,生動地展示了從神農氏到陸羽到吳覺農數千年文脈不絕、薪火傳承、源遠流長的璀璨茶文化。”中國茶葉學會言:“吳覺農紀念館的成立為弘揚吳覺農先生茶學思想,繼承振興華茶的事業,使吳覺農創導的茶人精神代代相傳。”

現任吳覺農茶學思想研究會顧問的劉啟貴表示:“許四海館長在對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及其新館的興建等方面的投入和付出是全國茶人有目共睹的,不愧為茶人精神的真實體現。中國茶聖博物館的建立更是他茶人精神的再接再厲、發揚光大。他不求回報、隻求奉獻,體現了一份無私奉獻的崇高社會責任,是值得全國茶人和全社會尊敬的。”

當被問及“為何對弘揚茶文化如此全情投入、孜孜不倦”時,許四海回憶道,他第一次深入接觸茶文化是在戰場上,當時他隨身帶著一本茶書來讀,血雨腥風之中,茶書令他內心寧靜,使他感受到了中國茶文化的博大精深。當時他就發願,一定要做中國茶文化的傳承者和弘揚者。從戰場上回到故土,雖然許四海做過很多職業,但是對於茶文化的痴迷,以及弘揚茶文化的決心從來沒有改變過。

“古代絲綢之路的形成與茶文化密切相關,中國茶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主流文化之一,弘揚茶文化,其實也是中國‘強國之夢’的一個重要體現。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國人講茶道必言日本,論紅茶必談英國,似乎西方國家成了茶文化的源頭和中心,而中國卻成為一個可提可不提、日漸邊緣化的地方,這令我心裡很不是滋味。”他說,自己一直主張“無事喝茶、喝茶無事”,“復興中華茶文化”是其一生的夙願,尤其是在全力打響“上海文化”品牌的當下,作為一名茶人,應當有責任和擔當來發掘與開拓、振興與弘揚中國茶文化,以彰顯海派文化海納百川、追求卓越的時代精神。

據上海非物質文化遺產海派紫砂藝術第二代傳承人、四海壺具博物館館長許澤鋒介紹,有著“江南壺痴”之稱的許四海,從1982年涉足紫砂至2016年,34年的壺藝人生,共制作了1100余把紫砂壺,其中有不少作品為世界各大博物館和名家所收藏。2016年正當許四海的制壺事業達到巔峰時,他突然宣布“封印”,將自己平時制壺所用的18方印章悉數用液體澆筑凝固,從此不再進行制壺創作,隻為專心傳播“茶事”。“封印”之后,主要致力於兩件事。其一,呼吁復興茶文化傳統,號召國內文科大學恢復茶文化專業,培養一大批茶文化精英﹔其二,積極推廣茶文化,大力普及場館建設,同時,呼吁在海外開設“貢茶院”,讓中國的茶文化輻射到世界各地。

其實,很早前許四海就提出了“絲綢之路”茶文化普及計劃。許四海坦言,自己從沒想過要做當代的顧景舟和陳曼生,只是想利用三個展覽館的豐富館藏,把茶葉從食物、藥物到飲品,再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發展過程展示給觀眾。

丹山碧水“自覺悟” 誠心一片頌茶情

四海茶人是一家,萬眾齊心建展館。如果說,在上海百佛園建造中國茶聖博物館以提高吳覺農紀念館的歷史感、知名度、觀賞性和感染力,是上海茶人致敬吳覺農的創舉的話,那麼在武夷山設立吳覺農紀念館分館,則乃福建武夷人的首創。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80后新茶人魏莉寧

年復一年,任重道遠。當代茶聖紀念館每年都要交出一份庄嚴的答卷。為了動員全國茶人繼續關心支持吳覺農紀念館,總館提出了計劃在全國每個省都開設一家分館,與總館實現資料共享的設想,以便更好地傳承先生“科學興茶”的思想,弘揚“愛國、奉獻、團結、創新”的茶人精神,豐富中國茶文化的茶脈圖譜。當第一時間得知這個消息后,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分館館長、福蓮(武夷山)茶業有限公司董事長、80后新茶人魏莉寧曾積極發揮“敢為天下先”的茶人作風,主動請纓爭取分館的授權。從2016年開始,歷時三年在4月14日紀念當代茶聖吳覺農誕生122周年前夕,即2019年3月18日,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分館終於在福蓮生態茶庄園隆重開幕,自此全國首家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分館正式對外免費開館。

在當天的開幕式現場,武夷山市委書記林旭陽,武夷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羅建斌,武夷山市副市長彭秀蓮,長江學者、十九大人大代表、武夷山茶產業研究院院長廖紅,前外交官、吳覺農之子吳甲選及夫人張素娟,武夷山市茶業局局長鄧崇慧,吳覺農茶學思想研究會顧問、上海市茶葉學會顧問劉啟貴,吳覺農紀念館總館館長許四海,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館館長、福蓮(武夷山)茶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魏莉寧等新老茶人參加開館典禮。武夷山市政府代表彭秀蓮副市長致辭,許四海、劉啟貴、高勝利、魏莉寧分別致辭,慶典上總館館長許四海向分館贈送當代茶聖吳覺農在武夷山創辦的《茶葉研究》期刊真本,92歲高齡的吳甲選先生親自到現場向分館館長贈送茶聖當年隨身鋼筆及“茶人精神 代代相傳”祝賀詞。吳甲選、彭秀蓮、廖紅、許四海、魏莉寧共同為武夷山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揭牌。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兩代茶人

開幕式由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總館副館長、新茶人王婧主持,她以吳覺農的一生時間軸為主線,系統、詳細地闡述了吳覺農傳奇的經歷,全面、生動地呈現了其除茶之外、鮮為人知的家國情懷,並重點闡述了在武夷山開設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的特殊意義。

在揭牌儀式現場,當被問及總館與分館的區別時,王婧介紹道,400多平方米的紀念館總館以茶文化發展史為引線,陳列了吳覺農生前使用物件、手寫書稿、從事革命和茶葉事業活動的兩百余幅珍貴照片、書籍等實物資料。她說,先生有兩段話令自己感悟最深:一是吳覺農1942年11月30日在武夷山研究所紀念周年上講話時提出的五點工作態度:“要愛團體﹔要公而忘私﹔要動靜兼顧﹔即知即行﹔替人著想﹔共同修養訓練。”他的講話不僅語重心長,且富有哲理,也是其自身的寫照。二是先生闡述的做人與做事最合乎理想的口號:“要養成科學家的頭腦,宗教家的博愛,哲學家的修養,藝術家的手法,革命家的勇敢,以及對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的綜合分析能力。”王婧表示,“如何成為一名真正的茶人,一直是我們都在思考的問題,而先生的‘ 工作態度和做人追求’便是我們最好的學習准則。”

以鋼琴和茶壺為例,王婧還饒有興趣地分享了兩個基地小故事。據她介紹,總館有一架鋼琴格外引人注目,它是吳覺農的心愛之物,老先生最喜歡的一首曲子是《送別》。每當遇到業務難題無法解決時,他就靠這架鋼琴減緩壓力、開拓思路。吳老曾感慨:“我離不開茶也離不開音樂,每當思維進入固定模式鑽入牛角尖時是音樂解救了我,讓我打開新的思路。”而喝茶品道是吳覺農的人生樂事。擁有一套紫砂壺在他那個年代也非常珍貴,所以吳覺農先生特別愛惜他的茶壺,每次喝完茶都要親自清洗、瀝干再擺放好,這套紫砂茶具伴隨著吳老早起晚寢,見証了老先生一份又一份的論文手稿,陪伴他完成了一項又一項的茶葉進出口項目談判。對於老先生來說,這套茶具更象是他的知己、家人與朋友。

在武夷山分館武夷茶緣專區,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分館館長、同樣為新茶人的魏莉寧表示,分館不論從內容還是形式上,都沒有一味地復制總館,而是在傳承的基礎上進行了創新。較之上海總館,分館的佔地面積更大,展板上文字和圖片尺寸更大,色彩明亮、設計感強。在分館內還特別設立了武夷茶緣專區,詳細呈現了吳覺農與武夷山諸多歷史性的交集。同時,還在展覽的基礎上,將觀展與體驗有機結合,融入茶產業從種植到加工、品鑒的全程體驗,設立武夷岩茶傳統制作工藝的體驗區,讓人們在認識了解當代茶聖事跡、思想與精神的同時,亦能親身體驗古法手工制茶技藝。

據魏莉寧介紹,武夷山生活的四年時間,令吳覺農深深難忘。當時雖然條件艱苦,但因為有一群志同道合、致力於為中國茶科研及茶業復興而奉獻的朋友,雖苦猶甜。回滬以后,他還專門寫了一篇《我在崇安茶葉研究所的一些回憶和感想》中詳細述說了他與茶葉研究所,與武夷山情緣的來龍去脈。而且,在他晚年時,還時常惦記武夷山和武夷茶,囑咐兒子吳甲選收集他在武夷山的軼文,足見他對武夷山武夷茶的深情。“‘科技興國為大事,中茶所建在崇安。吳公盡集精英士,生化栽制細細研。’這四句詩是吳覺農武夷情緣與功績的最好總結,這段歷史在分館的茶緣專區得到了完整再現。”

吳覺農之子、92歲高齡的吳甲選及其夫人張素娟在參觀過程中,一字一句,一圖一物,都看得十分認真仔細。從兩位老人的目光中,可以看得到欣慰與贊許。他們表示,父親原名榮堂,因立志要獻身農業(茶業),故改名覺農。不管是父親早年改名,用70多年的時間創造無數第一,還是新老茶人在上海百佛園建立總館,今天在武夷山開設全國首家分館,都具有非常特殊的重要意義,既是對父親的一種致敬,更是對茶文化的傳承。“兩次開館,我都親臨現場,親筆題詞,每次置身展館,看著一張張老照片,父親的音容笑容都宛然如昨,非常感動、非常震撼。從中我感到中華茶業早已蘇醒,繁榮的茶經濟、昌盛的茶文化未艾方興。希望其茶學思想和茶人精神能與時俱進、代代相傳!”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而當回憶起分館落成的始末,魏莉寧則感慨萬千。她坦言,當聽聞許多年輕一代茶人都不了解吳覺農時,感到非常遺憾。她表示,當初決心將吳覺農先生的紀念館引入武夷山,既是為了表達對先生的敬仰,也是希望讓更多的人尤其是新一代茶人了解傳統茶文化,學習“茶人精神”,認識到傳承對於茶文化發展的重要性。三年來,得到了武夷山市政府的支持,得到了愛國茶人吳覺農家屬們的允許,得到了吳覺農茶學思想研究會的授權,得到了當代茶聖吳覺農紀念館百佛園總館的認可和協助。從接到紀念館授權到今日開館,深深地感受到作為現代茶人的幸運及肩上的使命﹔作為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分館的承建管理單位——“福蓮嘉葉”能在武夷山打造吳覺農先生的精神棲息地,讓更多的武夷茶人去了解茶聖,可謂責任重大。作為武夷茶人受此恩澤,更應當秉承吳覺農先生倡導的“愛國、奉獻、團結、創新”的茶人精神“返本開新”,為武夷山乃至中國茶事業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對此,吳覺農紀念館總館館長許四海表示:“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分館的開館,要感謝魏總(魏莉寧)和她的母親。這對母女倆每次同我談話,我都能感覺到她們的極大誠意,也感到她們心中愛茶愛鄉之情。希望她們能把紀念館建設成為吳覺農思想與精神的傳播基地”﹔上海市茶葉學會顧問劉啟貴稱:“吳覺農紀念館武夷山分館的開館,不僅是武夷山、福建茶界的盛事,也是全國茶界的盛事”﹔上海市茶葉學會秘書長高勝利表示:“今年是吳覺農老先生誕辰122周年,也是他逝世30周年。在這樣特殊的時間,在武夷山建立吳覺農紀念館分館,不僅更好地緬懷他的事跡,也能讓他的茶學精神得到進一步弘揚。”武夷山茶產業研究院院長廖紅表示,“吳覺農為武夷山的茶業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留下了寶貴的物質、科學與人文財富。繼承吳覺農的精神,振興華茶,立足科研,服務茶產業,使我國茶文化能夠源遠流長,是我們茶科研工作者的責任。”吳覺農茶學思想研究會理事、吳覺農茶學思想研究會上海聯絡處秘書長、吳覺農紀念館秘書長馬力和老茶人劉玉婷則表示:“今年紀念當代茶聖吳覺農先生誕辰122周年暨2019第六屆‘上海全民飲茶周’系列活動即將到來,在這個時間點上建立分館,為老一輩茶學家、茶學思想與茶人精神的傳承提供一個良好的平台,堪稱茶文化與茶企、茶人結合的完美典范,希望分館能成為武夷山自然風景區的旅游新地標和助力武夷山走向世界的金鑰匙”。

返本開新“大自在” 匠心歸隱圓茶夢

數年一劍鑄茶魂,朋友相聚隻為茶。在武夷山的一片自然山水中收納了一方濃縮版的小天地。走出紀念館,隻見面積達700畝的福蓮嘉葉原生態茶園四周茶樹環繞、碧水丹山、硝風深壑、高山幽泉、爛石爍壤、雲霧迷漫、早陽多陰,置身茶田方能體會“臻山川精英秀氣所鐘,品具岩骨花香之勝”的意境。若能遇上採茶工人一路採茶,更能品味古代茶人的匠心獨運。尤其是每年四月初,採茶工人上線,新一季的岩茶從這裡開始。一年中,隻有這個月制茶室燈火通明,為了這一年的春茶,茶師傅們鉚足了勁,採青、萎凋、做青、揉捻、烘焙、揀剔,全都在制茶空間完成,環環相扣。

而隱逸於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地——福建武夷山風景名勝區的茶山腹地,與紀念館遙相呼應,被茶田包圍的紅房子民宿,則是以茶文化為主題的兩萬平米的唐宋古韻私家茶庄園——嘉葉山舍。這座於2017年年末才面世的,從唐宋古韻中汲取靈感設計而出的山宿,純粹、古朴、不喜繁復,讓人聯想到花間小路上的民居……來到這裡,或許會有種身處京都的錯覺。

致敬茶聖圓茶夢返本開新鑄茶魂

嘉葉山舍

據了解,2004年9月,武夷山市福蓮岩茶有限公司成立。同年12月,創始人魏元辰攜夫人在香港參與並拍得國寶級母樹大紅袍。同年年底邀請建筑大師齊康教授開始福蓮生態茶庄園的規劃設計。作為“福蓮嘉葉”首席執行官,魏莉寧從小在香港生活,並在海外讀書,為完成父親愛鄉愛茶的心願,回到家鄉武夷山,用12年的時間潛心打磨福蓮生態茶庄園。自2004年開始,“福蓮嘉葉”以茶為連接世界的媒介,本著抱質守朴之心,堅守茶人本真,保持茶人之獨立,十余年來,制茶技藝,心手相授。並通過關照人與傳統、人與自然、人與茶、人與人的生命聯系衍生出“蓮、山、葉、人”的文化基因,堅守品牌初心,留住民族的根本,將日漸式微的中國傳統技藝,通過現代的美學詮釋與技藝革新,使其重返當代生活,致力於打造一杯有溫度的茶。而15年來,這位80后海歸新茶人亦在商海沉浮中皈依內心,丈量從“守”到“新”的距離,從傳統到現代,從東方到西方,在不斷對話與傳襲中汲取精華,並在文化的差異與共性裡探尋契合當下的理想茶生活,過上了“隱於市”的世外桃源生活。

據她透露,今后,還將以茶文化為大IP,做大做活茶文化,以倡導全民飲茶、推廣愛茶愛生活的理念,創立一種全方位、一體化、沉浸式的茶文化傳播方式,打造一場集茶歷史、茶文化、茶旅游、茶經濟、茶生活於一體的茶盛宴。“守藝,以造嘉質﹔傳襲,以鳴中國。我相信,隻有在守住傳承的基礎上進行創新,才能夠真正推動傳統文化的發展。以茶文化帶動茶生活、茶產業,倡導全民飲茶、推廣愛茶愛生活的理念,這便是我所理解的‘返本開新’的真諦所在。”(王一茗) 


(責編:嚴遠、軒召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