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茶具 > 瓷质茶具 >

明代幽人雅士以拥有自己茶室为要 乾隆皇帝对紫砂茶器极为推崇

2019-05-13 14:50


明代幽人雅士以拥有自己茶室为要 乾隆皇帝对紫砂茶器极为推崇

明太祖废除“团茶进贡”,

人们饮茶方式由煮饮改为冲泡

明代品茗茶杯以洁白、纯白为上,

明代幽人雅士以拥有自己茶室为要 乾隆皇帝对紫砂茶器极为推崇

乾隆瓷质茶器“图必有意,意必吉祥”

与之相对的是各种质地的茶具大量出现,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江苏宜兴的紫砂壶,其用宜兴当地独有的一种质地细腻、含硅量较高的紫砂土雕塑成型后,经过1200 高温烧成一种无釉细陶。故其耐冷热及透气性极好,而满足了泡茶的需求,被人们广泛使用并获得较大的发展,赢得了“茶具称为首”的盛誉。

文震亨在《长物志》(1630年前后)中说:“茶壶以砂者为上,盖既不夺香,又无熟汤气。”冯可宾在《岕茶笺》(1623年前后)中亦说道:“茶壶,窑器为上,又以小为贵,每一客壶一把,任其自斟自酌,才得其趣……壶小则味不涣散,香不躲搁”,故而宜兴所产紫砂朱泥茶壶,自明代以来兴盛不衰,直至今日仍为广大爱茶者所喜好。

明代茶人精心布置的品茗环境散发着无限魅力与浪漫。茶空间陈设不拘形式,茶器布置、摆设随心所欲,依时间、空间及个人美学修养、喜好而有所不同,然而仍不超脱时代流风及美学呈现。如品茗茶杯以洁白、纯白为上;茶壶则以宜兴砂者为上,既不夺香,又无土气;煮茶风炉以“苦节君”竹茶炉为尚,象征君子守节有为,均与明代茶书著作及实物相互扣合,所以,明代绘画中所呈现的茶器与空间陈设,可谓随着当代文人间的流行进展。而明人对茶境与茶器陈设的追求,也彰显明代文人优游茶事、注重茗饮的场景,其中所蕴含的是明人独特叶茶泡饮美学,以及传承至今数百年不曾间断的宜兴茗壶泡茶方式。

清乾隆 柠檬黄地粉彩开光式御题“雨中烹茶泛卧游书室有作”图茶壶 雅昌供图

(原标题:明代幽人雅士以拥有自己茶室为要 乾隆皇帝对紫砂茶器极为推崇)

明代饮茶习俗发展至明代,出现了饮茶史上的一大变革。据资料显示,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明太祖正式废除福建建安北苑团茶进贡,禁造团茶,改茶制为叶茶(散茶),唯令采芽茶以进。从此改变了唐宋以来饮用抹茶为主的习惯,也结束了团茶、饼茶独领风骚的地位。随之人们饮茶方式由煮饮改为冲泡,旧时饮用抹茶的茶器,如茶碾、茶磨、茶罗、茶筅、茶杓、茶盏等等,都因叶茶改为冲泡方式,不须研磨击拂,所以,随着抹茶的废置而消逝。

明永乐 甜白釉暗花双龙纹茶钟 雅昌供图

乾隆瓷质茶器的釉色几乎涵盖了当时各类瓷器。彩釉,有粉彩、青花、斗彩、矾红彩、珐琅彩、霁蓝等等,其中以珐琅彩茶壶尤显珍贵。但是,乾隆茶器主要是以粉彩制品最为多见。在用色和施彩工艺上不仅承袭前朝特色,并且有了新的创新和发展。首先,在传统的白地粉彩以外,出现了各种不同色地的茶器,分别有红、黄、蓝、金地以及青釉、豆青釉、窑变等近十种之多。其次,粉彩与其他彩料同绘饰于一器,粉彩器中有加绘青花、黑彩,或与五彩、斗彩并施,充分反映出乾隆朝制瓷工艺的精湛。其三,在色地粉彩器中借用珐琅彩的“轧道”工艺,使乾隆粉彩茶器的装饰呈现出典型的乾隆器的奢华和绮艳风气,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其四,乾隆粉彩最大特点是利用粉彩粉润的质感来摹仿各类工艺品的质感和色调,其效果惟妙惟肖。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冷师师

明代文人饮茶风气,极富特色,除要求茶器之外,亦对茶品、泉品、茶友、赏器、闻香、插花、择果等有诸多要求,而幽人雅士则以拥有属于自己的茶室为要,在书斋一侧建构茶寮,成为必备条件之一。文震亨、屠隆(1542-1605)皆提到“茶寮”:“构一斗室,相傍山斋(或书斋),内设茶具,教一童专主茶役,以供长日清谈,寒宵兀坐,幽人首务,不可少废者。”

乾隆皇帝酷爱茗饮,茶器以粉彩为最多见

根据研究资料表明,乾隆皇帝对紫砂器极为推崇,因此,这个阶段的紫砂器的制作无论是成型还是纹饰,都达到了高度成熟阶段。重要的是紫砂器的制作与官窑瓷器一样,由内廷造办处出样在宜兴定制,均以不同色彩的紫砂泥浆堆绘烹茶图,并配以乾隆御题诗。画面制作精细,图文并茂,集诗书画印于一体,形成了紫砂器鲜明的时代特征。